问问胡鞍钢:说好的“中国科技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在哪儿呢? ...

问问胡鞍钢:说好的“中国科技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在哪儿呢? ...

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不管双方如何过招儿,也不管数字是500亿美元还是2000亿美元,都躲不开一个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中兴通讯。这个庞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现在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它是否是“高科技”,而是它能否存活下去,可悲的是,它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更可悲的是,似乎中国也决定不了它的命运。

谁能决定中兴的生死?美国。可是,美国也面临”尴尬“,因为有位中国经济学家不久前还在说,中国科技实力在2015年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的超越。如是,那美国现在干的不是临时工的活儿吗?岂不是没有资质,还在干着事关民生大计的营生?

这位著名经济学家就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博士。去年4月,在“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24期”上,胡鞍钢在其演讲报告中,提出了中美力量对比中的几个超越和几个追赶,“中国科技实力已经完成对美国的超越”就是其中之一。

在讲座PPT左上角,清楚地写着“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这样的字样让人有些恍惚。许多普通人都知道,航空发动机是一个国家基础科学和制造业水平的标杆,而中国在这一领域远远落后于美国;美国科学家年年有多人摘得诺贝尔奖,而中国只有屠呦呦于2015年获得当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是,这些都被胡鞍钢“忽略”了,“中国科技实力已经完成对美国的超越”成了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的”研究成果“。

就在中兴被制裁事件前一个月,胡鞍钢在接受采访时仍坚持认为,从这十几年的实际情况看,对中国很多预测不是夸大了,而是保守了。他坚持认为,中国综合实力已经超越美国。他说:“学术研究要严谨,自说自话不行,因为我们毕竟是专家。”

可是,美国人不给面子。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发出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向违反美国对伊朗出口管制的中兴出售芯片及其它零部件。此决定令中兴顿时陷入断供困境。在此后两个月里,中兴的命运随着中美贸易谈判起起伏伏,生死完全操控在美国手中。

就是因为芯片被断供,中兴就已经站到悬崖边上。芯片是电子产品的心脏,中国长期以来缺乏一颗属于自己的健康心脏。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事实,也被胡鞍钢抹掉了。如果按照胡鞍钢的说法,中兴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而是一个强悍无比的金刚。

现在,最具悲剧色彩的画面,大概就是中兴董事长殷一民拿着高达14亿美元的罚款单走到胡鞍钢面前,问,说好的“中国科技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在哪儿呢?

很具讽刺意味的是,胡鞍钢再次确认自己关于中美力量对比的研究成果,是在4月1日举行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2018年会”上,而这一天恰恰是“愚人节”。胡鞍钢可以给他的研究成果找很多根据,以证明其正确性,但是,美国商务部禁令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一句“中兴,你被断货了”就让中兴高管们夜不能寐。

如果胡鞍钢也随刘鹤副总理去了华盛顿,面对封杀中兴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他该说什么?说,你怎么能给中兴断货呢?我们才是第一科技强国啊!如果胡博士能这样说,那么,就算罗斯从未听过相声,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领悟到什么叫中国式幽默。

中国近年来在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科技实力也取得了很大进步,这个成就世人有目共睹。但是,如果说,中国科技实力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的超越,则不能不让人在这一结论后面划一个大大的问号:美国真的这么脆弱吗?

这些年中国在类似高铁等大型项目上的成功,让很多国人一直想搞清这样一个问题:中国制造业在世界上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和位置?网上也有人在热议这个问题,有人拿出工信部部长苗圩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解读来佐证,因为这毕竟是权威部门的观点,可信度高。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这样一段话:

目前,全球制造业已基本形成四级梯队发展格局。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新兴国家。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非洲、拉美等国。

或许是这个“中低端”打击了一些人的民族尊严,很多人不服气,认为将中国放在第三梯队低估了中国的能量;甚至还有人怀疑, 苗圩部长到底说没说过这样的话?

那些不服气的“厉害了”们可能要失望了,苗部长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时间是在2015年11月8日,场合是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当时苗部长受邀给委员们做了题为“世界制造业发展趋势和我国装备制造业状况”的报告。这篇报告后来经整理,发表在2015年11月17日《人民政协报》第5版,标题改为“唯有制造强国才能变身世界强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全面解读《中国制造2025》路线图”。

苗圩认为,中国现在处于第三梯队,目前这种格局在短时间内难有根本性改变,面对技术和产业变革及全球制造业竞争格局的重大调整,中国既面临重大机遇也面临重大挑战,当然机遇大于挑战。针对民间的某些模糊看法,苗圩指出,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大国,这是事实,但还不是制造业强国,与先进工业化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毫无疑问,这些先进工业化国家排在头名的就是美国。

以装备制造业的主要不足为例,苗圩着重讲了两点,一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二是基础配套能力不足。前者主要表现为研发设计水平较低,技术创新仍处于跟随模仿阶段,关键共性技术缺失,底层技术的“黑匣子”尚未突破,一些关键产品很难通过逆向工程实现自主设计、研发和创新。言外之意,有些东西想靠逆向工程山寨都做不到;后者表现为关键材料、核心零部件严重依赖进口,先进工艺、产业技术基础等基础能力依然薄弱。

作为通讯领域的高科技企业,中兴被美国卡住的正是关键性的芯片。美国的制裁令许多人意识到,即使像中兴这样的中国第二大、世界第四大通讯设备制造商,如果存在致命短板,一旦遭到外力打击,也会一夜之间陷入垮掉的危险。可是,中兴只是被美国卡住了脖子,其所暴露出的问题并非中兴一家之短,而是整个中国制造业所共有的欠缺。

根据《中国制造2025》,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发展前景如何?苗圩对此的表述是,中国建设制造业强国的任务艰巨而紧迫,并不能一蹴而就,需要至少30年的不懈努力和三步战略:第一步,力争用10年时间,迈入制造业强国行列;第二步,到2035年,整体达到世界制造业强国阵营中等水平;第三步,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制造业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

对照此路线图,不难看出,我们的官方是如何定位目前的中国制造业,以及对中国与世界制造业强国之间的差距有怎样的估算。而在对四级梯队的描述中,明确把美国定位为“全球科技中心的主导”,这与胡鞍钢所说的“中国科技实力已经在2015年完成了对美国的超越”形成了完全的对立。

成就面前,一些普通人头脑发热在所难免,但是,作为本应冷静客观的学者如果也出于某种目的和动机,也跟着“头脑发热”,进而以一些错误的所谓研究成果影响国家的决策者,那所起到的负面作用就绝不是普通人随便的胡侃和吹牛皮。好在,也有一些学者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在今年1月31日在深圳举行的“马洪基金会问势2018理事报告会”会议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经济学家樊纲就直接对胡鞍钢的研究成果展开了批评。他说,现在有人说中国在多项指标上超越美国,这太耸人听闻了。天天网上炒作中国世界第一,有什么用呢?中美真正的差距在于,中国的科研能力、教育能力、创新体制以及方方面面都有差距。而且是最根本的。发展是一个艰苦的过程,要长期保持清醒的头脑。

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如果胡鞍钢还认为自己有论据,那就不妨去问问殷一民,问问中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庞大的中兴通讯像一颗睾丸一样被牢牢攥在美国人的手心里,这种生不像生、死还没死的状态,到底与中国的科技实力有着怎样的关系。

对于中国的科技实力,也包括其它方面的实力,高估和低估都是有害的,但是,总体上比较,高估的害处更大,就像那句老话,“成绩不说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客观地评估自己,才是扎扎实实发展的正确出发点。

中兴即便活下来,也已然是个悲剧了。以贸易战为突破口,美国这次对中国的围堵和打压来势凶猛,轻易不会松口。中兴事件的最大意义就在于,为中国企业上了一堂核心技术教育课,同时也给某些学者专家提了个醒:没事不要偷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