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达明指中央防范港司法独大 「京要确立人大决定至高无上」 ...

张达明指中央防范港司法独大 「京要确立人大决定至高无上」 ...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日前撰文,担心北京借一地两检争议,以另类「三步走」废香港法院违宪审查权,他昨再发文解释为何有此忧虑,全因自2003年7.1后,中央由回归初尊重「两制」差异,变成在DQ议员案中无视本港法院正审理案件而自行释法,显示北京为防范司法独大,要利用今次争议确立人大常委的决定是至高无上法律,阉割法院权力。
张达明昨于facebook撰文,进一步解释为何忧虑北京搞另类「三步走」。他以庄丰源案为例,指北京在由回归初期尚算尊重两制差异及香港司法独立,但自2003年7.1数十万人上街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后,中央改变治港思维,驻港官员越来越积极介入香港选举事务及政府施政:「可幸司法独立至今仍能维持,但情况却未许乐观。」

骆应淦:DQ案影响大

但张指种种迹象显示,中央收到的信息是要防范司法独大,破坏行政主导;司法复核常被滥用,阻碍有效施政:「中央由回归初期处处尊重香港高度自治及两制的差异,愿意约束自己在香港行使的权力,到现在一再强调要掌握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并要以法律作为武器以保障国家利益。」
张指,由中央提出本港要三权合作;到2014年国务院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将香港法官包括在治港者内,要法官爱国及承担维护国家主权等政治责任;去年立会议员宣誓风波引发的官司更反映中央要有行动,「中央不再理会律政司已经公开表达希望透过香港司法体制自行处理而毋须释法,亦不再理会香港法院正在独立审理该案的过程中,便紧急透过人大常委会释法,一锤定音」。
张称一地两检提供大好机会,让中央借助民情,推翻终院于庄丰源案所订法律原则(法院没有视1999年释法「附带意见」为释法一部份,裁定政府败诉),确立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至高无上法律,与《基本法》有同等法律效力,对香港法院有法律约束力,阉割法院违宪审查权。
参选大律师公会本月改选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接受《明报》访问时指,DQ议员案是过去一年对港法治影响最大的事,「他们都是选举选出来,你这样DQ他们,是否应该这样做呢?是否真的需要这样做呢?」他又指《基本法》23条将成为下一个最大挑战,而似乎社会未有共识。